强者不是没有眼泪,美花滑丑闻改编获奥斯卡

几位主要人物的结局引人深思。

不同于常规题材的体育影片,《I,Tonya》不是一个“3岁开始滑冰,4岁赢得人生第一个冠军奖杯”的天才励志成长史,而是一个一生被暴力与悲剧包围,曾经站上领奖台却又被狠狠拽入深渊的寒门女子失败的美国梦。这或许正是打动奥斯卡评委的地方。影片中饰演哈丁母亲拉瓦娜的艾莉森·珍妮获得最佳女配角。

我想,这才是本电影最大的意义。因为Tonya的悲剧不是因为母亲冷漠、老公人渣、自己不够得体优雅。但究竟是因为什么?电影已经完整的给出了综合的答案。

后来,塔尼娅只好被迫放弃滑冰,转往拳击、摔角,让人联想到《极速风流》。

Tonya离开冰坛,走上了拳坛,满足人们看戏的欲望,即使再艰难也靠自己一次次站起来。她再婚并当上了母亲,并特别强调,她是个好母亲(She wants everyone to know she is a good mother)。

图片 1

Tonya的母亲是一个虎妈,甚至可以用后妈来形容。Tonya在跟男友交往期间就已经遭受了家暴,不过她告诉自己,“妈妈也打我,但是妈妈爱我呀”。就这么头脑简单的原谅了渣男,还嫁给了他。妈妈在这里的影响是巨大的,虽然妈妈只会打骂她,却是她一切情感生活的彼岸和范本。孩子总是有样学样,父母对孩子来说就像一个无尽的影子,终其一生你都很难避免被父母的情感模式影响。当然,这位妈妈最令人失望的,是她那一席动人的和解之言,和衣服里面藏着的录音笔。在这支录音笔被找到之前,我更愿意相信妈妈只是虎了一点。后来,只有彻底的心寒。

塔尼娅4岁就开始滑冰,但对于年仅4岁的女儿,拉沃娜不鼓励、表扬,取而代之的是打击、批评,甚至都不允许女儿上洗手间,让她憋着尿训练。

Tonya太可怜了,她从来没有被世界温柔对待过。对比一下,媒体把Nancy塑造成公主,把她当狗屎。Nancy被袭击,全美哗然,挨打是Tonya的家常便饭,却没人当回事。美国民众毕竟还是非常买账体育明星的,尤其是Tonya是第一个三周跳的美国运动员,拿到奖牌,终于开始被人民爱戴,可惜这全国性的爱却也不过昙花一现。那桩袭击丑闻是个罗生门,当事人各执一词,Tonya非常可能是无辜的,被猪队友拖累,这可是精英们把她打回原形的好机会,于是她被终身禁赛了,她才23岁啊,一个刚刚23岁的天才运动员的闪光的机会本来还有很多。却可惜社会的秩序制定者,并不允许这样的另类存在。

昨日揭晓的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中,获得3项提名奖的影片《I,Tonya》最终收获了最佳女配角奖。“根据坦雅·哈丁和杰夫·葛鲁里的采访改编,绝不讽刺,非常矛盾,完全真实。”影片《I,Tonya》开片便透出这样一个信息,生活有时并非自己所能掌控。《I,Tonya》改编自美国史上最着名的花样滑冰丑闻,主人公坦雅·哈丁是第一个能完成阿克谢尔三周半跳的美国选手。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前夕,坦雅·哈丁的前夫雇凶打伤竞争对手南茜·克里根的膝盖。坦雅·哈丁虽没有亲自动手,但仍因包庇罪犯而被判刑,并遭美国滑冰协会终身禁赛。之后,哈丁改行练习拳击。《I,Tonya》被划分为喜剧,但严格意义上讲,这是一部伪纪录片形式的言语粗俗的黑色幽默,导演大胆地把电影的第4面墙打得粉碎。不同于常规意义的体育题材电影,这部影片不是一个“3岁开始滑冰,4岁赢得人生第一个冠军奖杯”的天才励志成长史,而是一个一生被暴力与悲剧包围,曾经站上领奖台却又被狠狠拽入深渊的寒门女子失败的美国梦。凭借出色的表演,饰演坦雅·哈丁的玛格特·罗比被提名第90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为了尽可能还原哈丁,玛格特·罗比进行了4个多月的滑冰训练,一度练到椎间盘突出。罗比的指导老师是曾获“艾美奖最佳编舞”的前花滑选手莎拉川原,她对罗比的要求是达到参加奥运会的水准。决赛前在更衣室痛哭的那场戏充分展现了罗比的精湛演技,但这仅仅只为她赢来一个奥斯卡提名奖而已。当然,《I,Tonya》并未空手而归,在影片中饰演哈丁母亲拉瓦娜的艾莉森·珍妮获得最佳女配角。真事 这一丑闻让花滑在美火了10年让我们回到故事真正的女主,坦雅·哈丁。哈丁出生于美国的一个农民家庭,与影片中一样“暴力、愚昧”的母亲一起度过了艰难的童年。凭借过人的天赋和努力,哈丁获得1991年花滑世锦赛银牌,1992年和1994年得到全美花滑锦标赛冠军。作为女子滑冰史上第2位、美国第1位能在比赛中完成阿克谢尔三周半跳的运动员,哈丁被誉为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金牌的有力争夺者。另一位有望夺冠的则是家境良好的南茜·克里根。1994年1月6日,南茜在更衣室外遭受不明人士袭击,袭击者最终被证实为哈丁的前夫杰夫·葛鲁里。受伤后,南茜·克里根没有放弃训练,美国花滑协会破例让她在没有参加选拔赛的情况下,直接参加利勒哈默尔冬奥会。最终,南茜·克里根获得了一枚银牌。饱受舆论压力的哈丁发挥失常,比赛中鞋带还发生断裂,她哭诉着向裁判申诉。尽管裁判给了哈丁重新比赛的机会,但最终仅排在第8位。利勒哈默尔冬奥会后,杰夫·葛鲁里供认受哈丁指使,袭击了南茜·克里根。哈丁随后主动认罪,被罚款10万美元,外加500小时社区服务。此后,美国滑冰协会也判处哈丁终身禁赛。视“花滑为全部世界”的哈丁后来成为一名拳击手,她的身上长时间被贴上了“没有体育精神的坏女人”的标签。正如影片中哈丁所言,“美国想要有人去爱,但更想要有人去恨。”那一届冬奥会,18岁的陈露拿到一枚铜牌,那是中国花样滑冰的首枚冬奥会奖牌。那次事件,陈露记得很清楚,“这是当时花滑界的一大丑闻。但也因为这一事件,让花滑在北美火了10年。”1998年长野和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女子单人滑冠军都归属美国运动员。此后16年,再无美国人染指该项金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康斯坦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摔跤吧!爸爸》2016年在印度上映,2017年在中国上映)

Tonya 1991 U.S. Figure Skating_腾讯视频

Tonya一直受到滑冰协会评委们的打压。评委们不喜欢Tonya的造型、气质、性格。花样滑冰被认为是高雅运动,从小Tonya参加训练时就因为买不起训练服、皮草外套感到困扰和被嘲笑。这一行或许真的不是穷人适合做的。她用缝纫机自制的那些土掉渣的粉红滑雪服,笨拙的迎合和模仿着评委们喜欢的“高雅审美”,但总是东施效颦不得要领。没错,她就是一个红脖土老帽,她急躁、粗鲁、显得粗糙厚实。但她的滑冰风格非常强健有力,速度和节奏都极强,擅长完成其他任何人都做不到的高难度动作。即便她如此stand out,依然得不到公正的评判。一位评委告诉她,你没有幸福和谐的家庭,你不配合,所以你不是我们要捧出来代表美国形象的选手。“美国形象”?什么最符合美国形象?想一想总统竞选吧,大概明白什么是所谓的美国形象,所谓“美国梦”的终极样子。一对幸福的夫妻、一栋花园小洋楼、两个孩子一条狗,每个人笑起来大白牙,嘴巴咧到耳根子......大概如此。Tonya单亲家庭、贫困、长相粗鄙、没受过任何教育、满口脏话、生气了直接对评委爆粗口......是的,她是rebel,不是正统,她注定不会得到被捧和被认可的机会。

你不让我滑冰,我就去拳击,去摔角!塔尼娅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矢志不渝,越挫越勇。和“如愿以偿”相比,她的“功败垂成”、她走下神坛的结局,使得她的努力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图片 2

《I, Tonya》翻译为《我,花样女王》是失败的。能感到翻译者的用心,但好似钝刀出鞘,失去了锋芒。正如《卡蜜儿》被翻译成《罗丹的情人》一样令人憋屈,卡蜜儿一生的心结就是寻求独立,厌弃罗丹带来的阴影和爱情的伤害,但是为她拍的传记电影却还要冠以罗丹的大名。花样滑冰运动员Tonya是那样的坚韧和顽强,她追求一个美国梦式的成功人生,却历经无数的破碎和伤痛,最终被变相禁赛,归隐到平凡人的生活。Tonya她应该是她自己,她不需要用花样滑冰女王去定义。她从来也不是她自己,但她何曾放弃过做自己,为何不能直接翻译出她的名字呢。就这么霸气侧漏的往这一坐,多像Tonya的风格,“我,tonya,我在这,你们丫的都来吧,我什么也没做错,我不需要道歉。”

塔尼娅花了20年练习滑冰,却落到终生禁赛的下场,这是“功败垂成”。

图片 3

看到Tonya本尊在电影最后的比赛视频,心疼。我愿意去爱她,虽然我知道她一定不那么可爱,我希望她至少能像样的得到一份爱。

截止今天,她已经凭借《我,花样女王》提名了至少7个女主角奖项。

片尾出现Tonya真人当年的比赛影像,与我们这代人习以为常的金妍儿的性感优美或是浅田真央的娇弱柔美的舞姿不同,Tonya更像一个开心的孩子在冰上手舞足蹈,完成三周跳直接开心到蹦跳呐喊,带着发自内心的欢快,隔着年代与屏幕都能感受到她的真诚的快乐。毕竟对她来说,滑冰是她人生中唯一一项能够真正掌控的事情,因此她在冰上是自信的开心的乐观的热情的。这种快乐本身难道不是一种“表现力”吗?可惜那些给Tonya低分的评委对表现力的真正预期是不会出现在明文规则上的,他们不喜欢这个粗糙的形象代表美国形象。虽然Tonya是再真实不过了的美国底层形象,她的实力也足以成为当时花滑世界第一,却刺激到了潜规则下那群精英的神经。

比如说,电影《立春》,解剖了傲气的小镇女文青缘何对生活妥协,一条涸辙之鱼的挣扎和不甘,何以最后化作敦厚朴实的慈母,与生活和解,也淹没自己所有的奢望。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更是用三个多小时缓慢铺垫、展示当时台湾社会成人政治氛围、少年校园帮派生活的方方面面,最后少年捅向女孩的一刀,显得那么破土而出又无可奈何。杨德昌又恰恰反过来用这个案件作为棱镜,映射出整个台湾的问题所在。

第一次看这个片段觉得幽默,第二次看觉得心塞、无奈。

图片 4

同样题材故事的,还有那部更加血泪的《百万美元宝贝》。同样的粗粝、辛辣而又令人悲痛。

以往的女权电影,往往是女主角奋斗之后走向了成功,这叫“如愿以偿”;

Tonya的母亲跟女儿没有多少联系,据Tonya最后的消息,她现在生活在色情商店后。

美国社会,如何毁了一位来自底层的天才运动员。这部电影就是讲了一部这样的故事。

塔尼娅回应道:“我没有完整的美国家庭。为什么不能只和滑冰有关呢?”

有人指出印度的阿米尔汗的电影《摔跤吧爸爸》和《神秘巨星》讲的都是有天赋的人的成功。那么I,Tonya的意义在于,它不单单是重新披露了花样滑冰体坛史上的那桩丑闻,更坦白地承认,只要没能符合社会圈子的预期,连天才也是会失败的。在普通人在职场上遭遇差别忿忿不平时,在努力追求的目标最终落空时而失望时,你知道这就是我们的社会的运作规则。每个国家都有形形色色的不公正,当少数族裔可以靠play the victim card的方式维护自己时,阶层问题反倒无人问津,导演勇于把这样一个故事搬上大银幕,指出人们不堪的预期,redneck继续当white trash才对。大量励志鸡汤骗人说不幸的人都是因为自己不努力,可是底层人被牢牢踩在底层,甚至加上踹几脚,你要他们如何成功?一定要重新包装,讨好那个想挤入的圈子才行,每个圈子都不需要另类。

我喜欢这样一类电影。态度冷峻,像手术刀解剖一个事件的形成或者一个人的转变。这在我看来就是一种文学性。塑造了完整可信服的人物形象,解释了事件来龙去脉的时候没有情节逻辑或者情感逻辑方面的漏洞。

塔尼娅出身贫困,父母离异,再加上买不起华丽的服装,也没有符合评委审美的外貌,即便是跳得再好也不能得高分,其它的运动员有完美的家庭、优质的服装、讨喜的外貌,即便是滑冰时摔倒了得分都比塔尼娅高。

Tonya,一个出身贫穷的正宗美国“红脖子”(南部低教育劣种白人),凭借自己天才般的运动技巧,闯进了一个新天地。可是人们对花样滑冰的传统心理预期是冰上芭蕾,这里的运动员常在古典音乐下优雅地完成动作,这不是一项纯粹的体育运动,除了运动技巧,还要竞赛“表现力”,甚至是考斯腾(服装)的视觉效果。于是与大量经费砸出来的其他选手比起来,连服装都要亲手用缝纫机做的Tonya自然处于劣势。Tonya太单纯了,她冲到评委团前质问,自己滑冰滑得最好为什么却得不到相应的分数,被评委以一种阴阳怪气的语调回答我们还要看表现,也许你没你自己想得那么好。假如Tonya是一个更圆滑和聪明的人,也许她可以乖乖听教练的,好好包装自己,变成另一个人,一个符合大众预期的高高在上优雅美丽的花滑选手形象,就像她的竞争对手Nancy那样。可Tonya就是这个直性子、不肯矫揉造作的Tonya,她这样一个卑微的人,是如此不适合花滑社会的准则,最终总要被人为淘汰出去的。

导致tonya悲惨人生的原因太多了。但我想头号害人精一定是她老公Jeff。这个一事无成只会家暴的loser,把Tonya一直摁压、拖累在low逼又痛苦的生活里。每次Tonya取得了成就正要变得更好,Jeff就会要死要活、威逼利诱的跑来纠缠,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Tonya出身贫苦,没受过教育,没见过男人,就如同落后地区的很多未被启蒙的女性一样,一辈子毁在男人手里。我印象深刻的是,Tonya第一次提出分居,离开Jeff的时候,Jeff的死胖子朋友说了一番话,“你不能被她甩,你可是个男人”。这种中毒一般的大男子主义也真的是正品原装进口,非常别致。但是Tonya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跟糟糕的人恋爱、结婚。每一次Jeff死缠烂打的求复合,Tonya竟然都一一接受。她只是一个闷着头猛练习滑冰的傻姑娘,几朵玫瑰花和几盒巧克力就哄开心了,每天对她拳打脚踢也不要紧,她总会憨憨的原谅。

母亲拉沃娜的婚姻非常不幸,塔尼娅是她的第四个孩子,是她和第五任丈夫生的。

公众号:穆尔登格

说简单点的话,反正她就是不漂亮,反正她土,活脱脱农家乐里的村姑。还跟评委关系不好。但即便如此她还是不断的在较劲,打死都不服。折腾了几年,再摊上一个脑残老公给自己惹来丑闻,最后彻底服了。Tonya在最后的比赛中崩溃,因为鞋带,因为倒霉丈夫和老妈,还有那群十几年如一日讨厌她的冷漠评委。泰山压顶,还负重前行,比任何人都艰难的维系着她的滑冰事业,但周遭的一切都在把她拼命的往下拉。于是她终于坠落了。

塔尼娅尽管抽烟、说脏话,但是受到了伤害都是自己承担。

追究这个姑娘悲剧的一生是怎么来的,大概要从出身讲起。近年国内有一个被炒得火热的让人恶心的概念叫做“原生家庭”,就好像一个人的人生中的不幸的所有原罪,就来自于原生家庭。这个概念本身不敢苟同,当一个人有强大的思考能力时,家庭绝对不是一切罪孽和痛苦的来源,可惜Tonya从小没有机会接受到爱,因为母亲的冷酷,所以丈夫的一点点温暖就成了她全部的光芒,因此被母亲嘲笑居然嫁给了第一个夸她漂亮的人。母亲也不能说是根本不爱她,至少在贫困的状态下还供她学了滑冰,也警告过她不要跟打自己的人在一起。可是,人生与性格都很扭曲的母亲只会带给她伤害。而丈夫这个人呢,他当然爱Tonya,把Tonya从最初的家庭中救出,最后却也摧毁了她的运动员生涯。

换个想法,如果Tonya足够乖,足够狡诈和虚伪,她可以把她的故事用一种更像美国梦的方式讲出来。就算拼不过Nancy那样的天生白富美,至少表现出自己配合的样子,人家媒体和评委会也好包装你,还有一些胜算。万一Nancy出点什么问题,自己不就可以顶上去,被捧了吗?不过她就是个红脖,从小只学会了竖中指和吐口水。这些高情商的玩法,她那位愤怒的母亲什么也没有教给她。

但是评委拒绝回答她的问题。

图片 5

这个社会树立了一个追梦的标杆,鼓励人们去不断的献祭,燃烧。可是真诚又傻气的你最后发现,一切都是虚伪的、吊诡的、讽刺的、无意义的。

当然,她打扮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贫穷,而她的性格也绝非评委给她穿小鞋的理由,因为滑冰技术之外的成分给她打低分,就叫黑幕。

1994那一届挪威奥运会,Tonya曾中途退场重新调整鞋子(电影中有还原),与奖牌无缘。Nancy以微弱差距败给了乌克兰选手奥克萨娜·巴尤尔,屈居亚军。各种比赛中,虽然Tonya技术一流,但Nancy的印象分数永远高一大截。

Tonya就是较劲,硬怼,撞死都不回头。
但事实上,难道她的经历还不够励志么?所谓的“美国形象”“美国梦”,在Tonya这样从真实的底层打拼上来的人面前何其虚伪。在通常的励志小故事里,人们总是侧重告诉你,我们的主角过五关斩六将,克服困难最后成功。但却少有人告诉你,我们的主角在这个过程里也在不断的失去,不断的得到伤害。光华流转的背面就是千疮百孔。从底层爬上来的人,跟贵族老爷喝着一样的咖啡,睡着一样的大房子,可是她早上爬起来抠抠鼻屎的样子都带着土腥味儿。一个人的出身很难改变,但重要的是她靠自己的实力能够做到卓越。更重要的是,从底层爬上来的人,每一口呼吸里都是经历过的伤痛,一定是千疮百孔的,不会像那些生来就衣食无忧之人一样慵懒又甜美。不好看归不好看,不decent也不decent,Tonya这样的女孩能够利用那么糟糕的条件,挖掘自己的潜能,把滑冰这一件事在技术上做到极致完美,扣去形象分,至少也可以给个比较公正的认可。

和阿米尔·汗所展示的父爱不同,拉沃娜已经上升到了虐待的范畴,她经常打女儿,甚至对着女儿说脏话。

影像资料,1991 U.S. Figure Skating Championships,美国滑冰赛,Tonya首次挑战三周跳成功,这是她最开心的一场比赛(电影中有还原)。

为了这部电影,玛格特·罗比花了数月时间练习滑冰技巧,而她的付出也有了收获,本片不仅剧本扎实,摄影、剪辑、视听效果也尤为出色,这和玛格特·罗比的努力是密切相关的。

这是一部非常令人叹息的电影。

更为重要的是,体育界,尤其是花滑界很在乎面子工程,评委给运动员打分不仅仅是看他们滑冰的技术,还要看他们的打扮、外貌、家庭,甚至滑冰技术以外的项目的权重更高。

今年的几大奥斯卡热门影片各有好处。可是私底下我最喜欢的却是这部只拿了最佳女配奖的《我,花样女王》 I, Tonya。这部人物传记电影恰恰是反美国梦的,讲述了一个出生底层的,游离在美国所需要的形象之外,靠自己实力说话,却被潜规则打压,终于进入奥运赛场,却被卷入袭击另一花滑选手Nancy的丑闻,最终被美国奥体中心官僚、司法、媒体、甚至普通人民所共同埋葬的天才花样滑冰运动员的故事。

1991年,她在美国排名第1,世界排名第2,奥兰多的全国赛上排名第3。

Tonya的前夫也再婚了,特别有意思的是,新的妻子的名字跟Tonya当年的对手一样,也叫Nancy。

她失败的原因相当复杂,有美国体育界的面子工程、母亲的虐待、丈夫的家暴,还有她自身的原因,比如她不懂得打扮,比如她性格固执、率真、不谙世事,只知道滑冰,不知道讨好评委。

1994奥运会影像 Nancy印象分

这样的开头让人联想到《摔跤吧!爸爸》,但是剧情走向可以说是完全相反。

Tonya和前夫Jeff

她成为了女子滑冰史上第2位、美国第1位在比赛中完成三周半跳跃的运动员。

对Tonya来说,她的人生的全部快乐都在花样滑冰,除了花样滑冰她什么都没有。就像另一部电影《她比烟花寂寞》中的大提琴家杜普雷一样,杜普雷最后变得歇斯底里怀疑人生,因为如果没有了大提琴,她就不再是她了。这些天才离开了自己的天才的领域,也就什么都没有了。因此美国官方、司法、奥体中心官僚全都欠Tonya一个道歉,他们毁了一个以花滑为唯一目的的运动员的一生。

塔尼娅从英雄走下神坛的结局,辛苦一生最终没有成功的命运,表面上看似不女权,但内核是无比的女权。

Nancy也当了母亲,离开冰坛后参加过舞蹈比赛,后来也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由于塔尼娅是历史上第2个完成三周半跳跃的花滑选手,导演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甚至找不到人来当动作替身,因为在塔尼娅之后,只有6名女运动员能在比赛中做出这个动作。


这些年来有很多关于美国梦的电影,《我,花样女王》则是“反美国梦”的电影,塔尼娅坚持努力,最终却走向了失败。

电影播出后,对当年的袭击事件缄默的主角Nancy重新接受采访发话,她说自己当年只是受害者,这是自己在这个事件中的唯一身份。的确她是受害者,过去同情着她的媒体民众对Tonya拼命发难,现在的民众就反过来认为她是心机婊。可Tonya也好Nancy也好,她们都不过是社会制度下渺小的一员罢了,造成贫穷的是社会,制造痛苦和仇恨的也是社会,人们却总津津乐道当事人的恩怨纠葛。

2013年,玛格特·罗比在《华尔街之狼》中崭露头角,饰演莱昂纳多的爱人,震惊四座,还提名MTV电影奖突破表演奖。

在庭审上,Tonya绝望到语无伦次,她说,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没有受到过教育,她可以接受一切惩罚,只是不能终身禁赛啊,难道自己再也不能滑冰了?法官根本不耐烦,与当初那些嘲笑她的服装的评委的嘴脸如出一辙,律师也冷静(冷酷)劝她接受(真希望有个古美门律师来帮她),她在法庭上孤立无援地痛苦着。

由于此事件,美国滑冰协会对塔尼娅做出了终身禁赛的处分。

电影以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把生活中的种种不幸像开玩笑一样讲出来,有种老娘过去就是那么惨,又如何的感觉。就像日本电影《讨人嫌的松子的一生》一样,那位一生缺爱的女主角松子的悲惨的一生用一种滑稽的方式被回放。其实对大部分人来说,艰难的生活总是以丧和黑色幽默为基调,回首看过去的生活,过不去的坎儿都显得很可笑,制造无数幸福假象和掩藏在假象下的悲剧的人类社会本身也很可笑。Tonya太可怜了,出生不幸,游离在美国所需要的quality(高级)形象之外,靠自己实力最终还是不行,这个社会不同情弱者。

塔尼娅对此事并不知情,然而仍然被法院处以3年缓刑、500小时社区服务与16万美元的罚款,并被取消1994年美国花样滑冰锦标赛女子单人花样滑冰金牌的资格。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完颜穆尔登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凌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与欧洲比起来,美国人太在意“成功”,所谓的名利双收,最常见的路径有金融经济类,或是体育、娱乐造星类。可是无论在哪个领域追求美国梦,你总要符合这一个领域的特定心理期待。人们口口声声说着要有一个包容型社会,却总给每一个领域设定一个特定的期待样板。

为了取悦评委,塔尼娅不得不回过头去找杰夫,而她的滑冰生涯就从此发生惊天巨变。

左为演员,右为真人。

塔尼娅滑冰的片段非常精彩,尤其是电影最后塔尼娅拳击和滑冰的交叉剪辑颇为惊艳。

图片 6

美国梦是指:只要经过努力不懈的奋斗便能获得更好的生活。


有趣的是,曾出演DC反派“小丑女”的玛格特·罗比在本片饰演女主角塔尼娅·哈丁,曾出演漫威反派“冬兵”的塞巴斯蒂安·斯坦在本片饰演塔尼娅的丈夫杰夫,而编剧叫史蒂夫·罗杰斯,和美国队长同名同姓。

图片 7

电影选材自真实故事,塔尼娅是美国首位完成高难度冰上三圈半跳跃的花样滑冰选手,获得无数比赛冠军荣耀,却因为丑闻而走下神坛。

为了夸大戏剧冲突,电影中,玛格特·罗比所扮演的Tonya更粗野,但Tonya真人从相貌到嗓音都更柔和,冰上动作也不像玛格特·罗比所表现得那么生硬,笑起来还憨憨的。不过与事实相同,Tonya一直不受官方待见。

因为这就是现实,因为努力不一定会有回报,因为她不论成功与否也要坚持到底,因为她有一线希望就要付出百倍努力,因为她是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塔尼娅一生从事的滑冰、拳击、摔角运动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

即便如此,评委仍然对她非常苛刻:“这从来不只是关于滑冰本身。我会否认我说过这些,但你不是我们想要树立的那种形象。你代表的是我们国家,我们需要的是有着完整家庭的形象的选手,而你根本不配合。”

甚至拉沃娜在女儿比赛前,会雇人来喷她,达到“鼓励”她的效果。

塔尼娅纵然是成为了一流的滑冰运动员,但打骂、打击、批评都是消极的手段,通过这些手段培养出来的孩子,即便能力很强,心灵和精神都是残缺的,是不乐观、不阳光的。

2016年,她在《自杀小队》中的表现更是惊艳,并且成为了美国评论家选择电影奖的动作片最佳女主角。

因此,塔尼娅不得不付出不亚于任何人的努力,而她的付出也终于有了收获。

塔尼娅在训练之余还要打工赚钱、受到评委的不平等待遇、受到社会、亲人的迫害……塔尼娅的一生多灾多难,但她选择了忍辱负重,矢志不渝。

1994年冬奥会前夕,塔尼娅的对手、家境良好的花滑选手南茜被不明人士打伤了膝盖,而杰夫正是幕后黑手。

因为强者不是没有眼泪,而是含着眼泪奔跑。

今年是女性电影的大年,欧美有《神奇女侠》《极寒之城》《伯德小姐》,亚洲有《嘉年华》《相爱相亲》,以及《摔跤吧!爸爸》。

并不是要成为大老板、科学家、体育健将才是女强人,女强人可能就是我们身边平凡但不平庸的家人、同事、朋友、街坊,她们不一定有尊贵的身份,但她们就像塔尼娅一样,在挫折和磨难中成长,在委屈和打击中前行,三十年如一日,化悲愤为力量。

塔尼娅是在打骂中长大的,不管她表现得再好,母亲从来不满意。

她原本可以发挥得更好,但是《自杀小队》的影片质量限制了她的发挥,她急需一部优秀的电影来证明自己,而这部电影就是《我,花样女王》。

于是,塔尼娅选择了妥协,决定为了体育事业,和虐待她的母亲、家暴她的丈夫和好。

《我,花样女王》则是反其道而行之,讲述女主角是如何走向失败的。

请玛格特·罗比饰演塔尼娅是非常好的选择,她在电影中的造型,和塔尼娅本人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以前滑冰,摔倒了站起来;后来拳击,也是摔倒了站起来,什么都打不倒她。除了她自己,没有人能让她放弃。

拉沃娜的理由是:塔尼娅在生气的时候才会滑得更好,如果不对她说“你做不到”这样的话来打击她,她就真的做不到。

1970年,塔尼娅出生在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一个贫困家庭,并度过了艰难的童年。

女性电影通常是女权主义,讲述女主角在磨难、挫折中逐步成功的故事。

本文由10bet十博官网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强者不是没有眼泪,美花滑丑闻改编获奥斯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